網頁

2010年9月29日星期三

談陳黎「戰爭交響曲」與「國殤」

前言


聽陳黎老師的演講已不是第一次了,在三年前我還在讀高二的時代,學校文藝營隊也請了陳黎老師來演講,和今天一樣的內容,一樣的說法,一樣的講義,但是可能是自己的心境上有了許多的轉變,這次竟然覺得相當的震撼與感動!


陳黎老師不斷的試圖透過後現代主義的方式去解構現代文學,大膽突破了很多我們常常侷限在「道德規範」、「入流與否」的泥淖,很多詩寫起來,看起來,都是十分的聳動驚人的,它們(這些作品)就是想要奮力向「傳統的」文學宣戰,以一種寫法上有點荒謬、誇張、甚至給人一種「噁心」的意象,就要在此中透露給讀者 ── 這其實也是一種美感。


我想很多人恐怕無法一時間就接受這種全面宣戰的方式,會覺得雖然有趣,但是還是會忍不住問:這果真能夠當「文學」嗎?若是以後人人都寫這樣的文章、新詩,好不好? 夏宇、羅青、陳黎等等詩人的詩,真的又能夠「完全」地屹立於文壇上嗎 ?


這些問題很可能也是游喚當初向我們強調的:「不要模仿,我們不可能再寫的比他們好了。」


我想這些話的言下之意是說:不希望我們年輕人繼承這樣的風貌與模式,因為後現代主義在台灣早已經風行過了,但是這種可以說是為了顛覆現代主義而產生的新興寫作思想,若是沒辦法找到屬於自己的中心價值與寫作初衷(除了反對現代主義之外),終究會自動的減弱它的熱力的,雖然它的精神頗為吸引那種喜歡新穎思想的年輕作家群們。


後現代主義的寫作很吸引人,無可避免,但是要真的創作這種詩恐怕需要有相當多的學問與經驗,游喚告誡我們這群年輕人,很可能也是擔心我們因為自身能力經驗不足,將會自陷這種一不小心就會空洞無味的詩體當中,還自得其樂。




 陳黎「戰爭交響曲」


今天再次閱讀陳黎老師的這首「乒乒乓乓」的詩,再次聽了老師錄的影音,感覺竟與三年前聽的感觸截然不同,我很能夠理解為什麼大部分的人會一直笑,因為今天我也仍然笑了,但是越聽到後來,我就越笑不出來,尤其到了中間一段,聲音間奏激昂高亢,好像所以士兵都爭相赴死一般,殺得昏天黑地的,到最後卻轉變成聲音漸漸消失,戰場上的你我已經無法注意到身旁的戰友一一倒下,自己開始有點陷入了迷離的狀態,因為已經不知道為何而戰了,但是我們要了解,會真正上戰場的,絕大多數都是年輕人,都是一個一個年輕的生命,到最後我不知道那樣「乒乓」的聲音只剩下一兩聲時,那兩個對陣的年輕人最後在想些甚麼 ?他們會不會想著自己的家人呢 ? 或是所愛的人?


甚至,有沒有在哪怕是哪一個瞬間,會去思考自己的一生究竟為何而來?又為何而去?


我其實笑不出來。我想到了屈原「九歌」裡頭的「國殤」。


 「國殤」

操吳戈兮被犀甲,  車錯轂兮短兵接;

旌蔽日兮敵若雲,  矢交墜兮士爭先;

凌余陣兮躐余行,  左驂殪兮右刃傷;

霾兩輪兮縶四馬,  援玉包兮擊鳴鼓;

天時墜兮威靈怒,  嚴殺盡兮棄原野;

出不入兮往不反,  平原忽兮路超遠;

帶長劍兮挾秦弓,  首身離兮心不懲;

誠既勇兮又以武,  終剛強兮不可凌;

身 既死兮神以靈,  魂魄毅兮為鬼雄。 



〈國殤〉歷代以來一直都被視為是屈原祭弔年輕英勇的戰士戰死沙場,為國捐軀的詩,也相當的反應出屈原本身的愛國思想,但是現代作家蔣勳很可能提出了一個不同的思考點,在他的《舞動九歌》裡面,他認為其實這篇是哀悼一個年輕的生命死亡的一種經驗,是屈原悲傷一個靈魂在戰場上找不到自己的家鄉、自我存在的價值,以及最後相當的質疑他們究竟為何而死的一首歌,而最後談到關於忠君愛國的部分,則很可能是後人加上去添補的,已非屈原創作的原貌。我並不在這裡辯白這些。


我們單看陳黎老師這首「戰爭交響曲」時,可以很清楚的發現,若是從橫的角度來看那排列成方塊型的「兵」陣時,感覺好像都是一列列的隊伍,莊嚴整齊的好像真的就要衝鋒陷陣一般,從這個角度看時,我們根本沒有任何感情,只是覺得是一排一排的隊伍而已,但是從縱的角度去看,卻讓人訝異地發現他們竟然都是一個一個活生生的「人」,只是身分是「兵」罷了,而這橫、縱的看法之間,竟然會使人產生如此巨大的反差,與其間顯示的戰爭荒謬性!而中間這首圖像詩那樣「乒乓」漸漸分崩離析的感覺,與最後「丘」字群體排列成毫無生命、動感的墳塚土丘,可能都是一個征戰悲劇的象徵結局,我在想,讀陳黎老師這首詩時,已能感覺到如此深刻的,比〈國殤〉更為純粹的一面,少掉了那樣「愛國」的包袱,很單純的就是惋惜一個、悲傷一個逝去的生命,我們又怎樣子為這些靈魂們找到回家的路呢 ?



古今結局


好像不太能夠為這樣的詩下一個什麼評論的樣子,我在聽演講的時候內心是十分悲傷的,雖然曉得陳黎老師演講方式講得好像很輕鬆幽默一般,就像是後現代的精神,要去除現代文學那樣故作正經、徒具形式的文學表達一樣,但是誰又能說這樣的詩內涵不具有「嚴肅意義」呢 ?老師念(唱?)這首詩時,最後將「丘」的音拉長成為「丘乎 ──」,好像慢慢的土丘墳墓都腐蝕,埋成了好像普通的荒野草原,一陣「秋」風蕭瑟的吹過,詩人打了一陣哆嗦,轉身離去,寫下了〈國殤〉,留下了這首〈戰爭交響曲〉。






3 則留言:

  1.   我今天去將〈國殤〉翻出來讀──這與我高中時粗淺的瀏覽是不一樣的感覺。
      一起頭,見字句即如戰場在前,兵士旌旗滿目。當讀至「淩余陣兮躐余行,左驂殪兮右刃傷」之時,憐惜這些生命之心油然而生,幾乎淚下。
      「霾車輪兮縶四馬,援玉枹兮擊鳴鼓」則更是令人動容。「天時懟兮威靈怒,嚴殺盡兮棄原野」則讓人感受到鑼鼓聲歇後兵事之無情,遍地黃沙軀體橫野之狀。
      後段,自然是一股蒼涼悲壯的感慨與讚嘆。
      雖然「兵」卒一一倒臥在戰場,成了青塚古「丘」,但他們的的英勇精神,仍續被千年後的人傳頌著。

    回覆刪除
  2. 打太快,更正「霾『兩』輪兮」

    回覆刪除
  3. 我喜歡的句子則大概是「出不入兮往不反,平原忽兮路超遠」這兩句,因為覺得他好像在描述那些漂泊游子的靈魂,試圖找尋回家的路卻不可得,在廣闊的大平原上迷失了自己,那樣忽然一念地,想到了家鄉的路好像永遠無止境。

    推想屈原在寫這句話的時候心情大概很沉痛吧。

    我果然比較喜歡悲劇美。 XD

    回覆刪除